• 客服团队:
  • 中华文化促进会书画艺术委员会官方网站
  • 电话:010-62870536
  • QQ:249860965
  • Email:2267655821@qq.com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宋雨桂哀忆:他教导我们要做水仙一样洁白的人

        “从今往后,再也收不到晏老送我的水仙了。”昨日,当沈阳晚报、沈阳网记者拨通辽宁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宋雨桂先生的电话时,电话那端的宋先生掩饰不住 唏嘘感慨之情。作为晏少翔的晚辈,宋雨桂与晏老的感情亦师亦友,如今斯人仙逝,身在洛阳的宋先生对没有见到晏老最后一面遗憾不已:“老人家手头还有20多 幅扇面作品没有完成,我将接下这个重任,替晏老完成他最后的作品,也算是我对他最后的敬意吧!”宋雨桂满怀深情地说:“晏老是一个淡泊名利、与世无争、宽 宏大量的人。他有古人之风和君子之风,是真正的大家风范。”

          提及和晏少翔的交往,宋雨桂先生把自己的记忆拉回到了数十年前:“当年晏老 在鲁迅美术学院国画系授课时,我从来没有机会聆听他的指点,反倒是我从学校毕业之后,和晏老师走得近起来。”在宋雨桂的心里,一直视晏少翔为恩师,“他是 我在国画领域惟一的老师。”宋雨桂用“神交”来形容这段难得的师生情谊,:“在这一点上我和晏老的观点是一致的,那就是师生之间这种关系,不是随便说说就 罢的,而是要在一起真正静下心来研究艺术、研究作品,甚至能不顾忌长幼尊卑,互相指出对方作品的优缺点,并探讨如何改进。我们都觉得只有这样的交往,才是 真正的情谊,这种情谊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,是能留存下来的,一定会是长长久久的。”

          在宋先生与晏老亦师亦友的交往过程当中,不能 不提一个重要的纽带,那就是水仙花:“有一年我去晏老家,他送我一盆水仙花,然后我们一起画了一幅水仙画。从那儿以后,每天春节我去探望老人家,他都会送 我一盆水仙,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。让人心痛的是,今年的春节我再也见不到熟悉的水仙花了……”说到这里,电话那端的宋先生哽咽了。他说,能与晏老一起作 画,是一件让他随时想起来都很温暖的往事:“这不是简单的创作,不是你画两笔我再画两笔那种七拼八凑的方式,而是需要我们两人在一起交流思想体会和艺术感 受,这样的创作也别具味道。”

          提及晏老的德艺人生,宋雨桂用了“痴迷”二字:“他对艺术痴迷,对作画痴迷,对教学痴迷。”正是源于对晏 老的尊敬和敬佩之情,宋雨桂说他一直谨记晏老的教诲:做一个像水仙花一样洁白的人。前年春节,宋雨桂去探望晏老,因为家中气温低,看到晏老的时候宋雨桂就 把自己从尼泊尔买回来的厚围巾给老人家围上:“他很孩子气地笑了,那幅画面至今在我脑海当中。”而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,是在去年11月由鲁迅美术学院与辽 宁湖社书画研究会主办的庆贺晏少翔百岁寿诞、从艺九十周年“晏少翔中国画精品展”暨“2013辽宁湖社书画研究会作品展”上,“老人家坐着轮椅来的,还在 开幕式上简单发言,看上去精神不错。”宋雨桂告诉记者:“如果说晏老还有什么遗憾,那就是之前他创作了一些扇面,还剩下20多幅没有完成,因为他的身体实 在不适合再长时间作画了。他曾委托我来接下去继续画,我会帮助老师完成这个心愿的。”而上一次见面,宋雨桂还邀请晏老在天气回暖时去他的艺术馆看看,“老 人家高兴地答应了,没想到言犹在耳,他却撒手西去了……”